雷诺唯一的勒芒冠军车—1976 Renault-Alpine A442

Alpine-Renault A442B取得的胜利至今依然是雷诺唯一一次的勒芒冠军,当法国人终于在“主场”取得空前的胜利之后,甚至还跑上香榭丽舍大道游街庆祝。

1970年代的耐力赛系列是保时捷车队开始崛起的时代,但是当无敌的Porsche 917在1972年(被迫)退出耐久赛之后,来自法国的Matra-Simca也把握了绝佳的时机,一口气拿下了1973-1975年三连胜,而在保时捷车队全新研发的涡轮赛车935与936持续称霸70年代后半段时,雷诺则是投入大量研发成本与德国豪强正面对峙,赶在他们将重心全部转移至F1车队之前,利用Renault Alpine A442赛车取得了一次珍贵的勒芒冠军。

雷诺在进入1970年代之后与Alpine的关系逐渐紧密,最终在1976年的时候收购了Alpine品牌,他们延续了Alpine从1950年代就持续发展的赛车项目,并让原本的Gordini品牌转型成为Renault Sport赛车部门,将所有的设备都迁移到巴黎近郊的维里沙蒂隆(Viry-Châtillon)。

1975年开始研发的A442是A440车型的直系后继车,它同时也是第一辆别上「Renault-Alpine」厂徽的赛车,象征着两个法国品牌的正式结合。

全新的A442与前一代车型的差异在于Garrett涡轮增压器的设置,其最初为了欧洲锦标赛系列所研发的V6 Renault-Gordini引擎仅有270匹马力的最大输出,但是在涡轮系统加持之下,A442的最大马力翻了将近一倍,达到了惊人的490匹马力,排气量也正好压在Group 6引擎规范的「2140cc引擎+涡轮增压系统」的规则之内。

原本采用自然进气的A441在升级至A442之后开始采用涡轮增压系统,同时也让性能得以参加更高阶的组别。

新版的V6 Renault-Gordini引擎延续了工程设计师Francois Castainge和Jean-Pierre Boudy规划的V6引擎构架,随着涡轮增压的技术逐年成长,这颗引擎起初在1976年拥有490匹马力,接着提升至500匹马力以上,甚至在后继的A443车型之上达到了520匹马力的境地。

A442也延续了Andréde Cortanze为A440所设计的管式车身构架、侧面安装的冷排以及与整合防滚架的玻璃纤维车身,在经过风洞测试的调整之下,原本开放式的座舱随后也追加了一个透明的丙烯酸树脂座舱盖,让赛车的尾速在Mulsanne大直线km/h,但更大的缺点是这个透明罩不仅会让视野变差,同时也让引擎的废热堆积在驾驶舱内,让车手Patrick Depailler和Jean-Pierre Jabouille等人抱怨连连。

Renault-Alpine总计只打造过四辆A442: 包含了底盘编号4420、4421、4422和4423。 而本文的主角#4422是最早完成的A442赛车之一,也是唯一一辆曾被私人收藏家拥有的A442赛车。

在经过1975年的改良与研发之后,#4422于1976年4月25日的4 Hours of Monza大赛中首次亮相,由赛车手Henri Pescarolo与Jean-Pierre Jarier驾驶1号赛车,踢着勇健的步伐与保时捷厂车厮杀,最后以相差Porsche 936不到一圈的成绩拿下亚军,甚至还取得了当日的最速单圈成绩,展现了雷诺全新赛车的强大潜质。

但1976年的佳报就仅止于此,#4422在同年5月举办的Imola 500 kilometres大赛中吃下了未完赛(DNF)的苦涩战绩,随后在6月作为利曼正赛前的测试车辆使用。至于参加正赛的A442(编号19)则是在正赛中吃下了另一笔DNF,于135圈的时候遭遇引擎故障退赛。

A442在1976年之后的成绩时好时坏,这辆升级的法国赛车往往能在排位赛中拥有绝妙的高速度,但在正赛的时候却不时的遭遇故障打击而未能完赛,而在勒芒小试身手之后(雷诺车队当时也只派了一辆参加正赛),A442 #4422在当年最好的成绩是于世界跑车锦标赛(World Sports Car Championship Mosport)Player’s 200 Weekend比赛的第四名,以及法国Dijon 500 Kilometres的第二名战绩。

到了1977年Le Mans 24 Hours大赛,法国人不像去年只派出了一辆A442,而是一口气推出了四辆结合鲜黄色的Elf赞助彩绘的A442,同时他们这次也将燃油的辛烷值提高至F1规格的100.6,试图摆脱先前汽油品质不良的阴影,其中8号车的#4422是由Jacques Laffite和Patrick Depailler两位车手负责驾驶。

四辆Alpine-Renault A442依旧速度凌厉,他们又再次以绝妙的速度取得排位赛的第1-2、4-5名,让排位赛只取得第三名的Porsche 936/77蒙上一层阴影。 但事实上1977年的勒芒正赛又只是雷诺车队的另一场壮丽失败,纵使最初起跑的局势令人看好,最后四辆车还是先后遭遇了涡轮故障、引擎故障与活塞爆裂等问题相继退赛,两辆442早在日落之前就因故障早早退赛,只剩下两辆A442勉强领先,看着保时捷全新的936在后方虎视眈眈。

8号车#4422是方格旗挥下之前还顺利的留在场上驰骋的其中一辆A442,但它并没有逃过故障的侵扰,且被迫在夜间花费了大把时间重组变速箱,这也让原本在后方(差距15圈)的保时捷得到机会急起直追。日出之后,剩馀的两辆A422本来还有些机会与936/77一较高下,但Jabouille / Bell的9号车引擎在午前(18小时处)爆出一阵浓烟之后退赛,至于Laffite / Depailler所驾驶的8号车也在第289圈(21小时)的时候遭遇了引擎故障,遗憾的在Indianapolis出弯处缓缓停下,四辆雷诺赛车于1977年都取得了DNF战果,饮恨退赛。

1978年,雷诺车队在将近三年的研发过程中记取了不少教训,这时主要的大型厂队只剩下保时捷与雷诺,Renault-Sport再次派出四辆赛车卷土重来,包含了两台A442A、一辆A442B与一辆小幅度升级的A443,这是一场展现雷诺车队决心的战役,同时也是一场向雷诺高层证明车队能耐的比赛,因为他们当时已经在考虑要放弃经营耐久赛事,并把车队的研发重心全部转移到F1赛事之上。

Alpine-Renault这次同样也在排位赛中展现了不俗的单圈成绩,以Jabouille / Depailler为首的1号车A443取得排位赛第二名,其余的A442系列也紧跟在后。而在正赛起跑之后不久,保时捷小改升级的936/78就因涡轮问题被迫进站维修,这让雷诺车队的Jabouille、Pironi和Jarier三辆Renault-Alpine赛车顺利的以1-2-3名的方式领先头排。

入夜之前,保时捷的车手Jcaky Ickx驾驶的5号936/78就遭遇了意外故障而退赛,这时保时捷车队迅速的让Ickx转移到另一辆6号936/78之上驾驶(在规范上是可以交换车手的),要Ickx奋力追赶领先的雷诺赛车,保时捷工程师在当时还提高了涡轮的增压值(从1.4bar推至1.5bar),以增加车辆追赶的性能。 不过由Jabouille/Depailler驾驶的A443 1号车依然维持领先状态,而Ickx的936/78则是在午夜之前追上了后面两辆A442赛车。

赛况在凌晨时分维持了一个绝妙的平衡,雷诺车队维持了1-3-4的顺位,而保时捷则是以2-5-6-7的方式施加莫大压力,在这个时刻还没有人能够断言比赛将会如何收尾,而Jabouille的A443则是在魔幻的日出时刻做出了1978年的最速单圈成绩。

但这辆最速的Alpine-Renault A443在持续领先了11小时之后,竟然遭遇了活塞损坏的意外,A443在喷发出一阵浓烟之后,于Mulsanne直道的转角前停了下来,严重的打击了法国车队的士气。 尽管速度最快的1号车因故障而退赛,但庆幸的是雷诺车队当时还保有领先地位,由Pironi/Jaussaud驾驶的2号车A442B成为新的领航者,与后方的936/78还有着将近7圈的差距。

最后,保时捷依然维持着激进的步调缓缓缩短距离,但我们也不可忽视Pironi/Jaussaud为了保卫名次所做出的莫大努力,他们在赛车离合器衰竭的情况之下还是成功地守住名次,并以五圈的优势拿下了1978年的勒芒冠军奖杯;而另一辆A442A也顺利的以第四名的成绩通过终点,只落后队友大约11圈的距离。驾驶Porsche 936/78 6号车的Ickx则是为车队取下了亚军的成绩,展现出他高超的驾驶技术,虽然保时捷在1978年未能取得冠军,但其936与935车型强大(且众多)的攻势下,也让他们包办了2-3-5-6-7-8名次,可谓虽败犹荣。

Alpine-Renault A442B取得的胜利至今依然是雷诺唯一一次的勒芒冠军,当法国人终于在”主场”取得空前的胜利之后,法国各地都为此举行了庆祝活动,而2号车A442B也曾在巴黎香榭丽舍大道上游街庆祝。

有趣的是,「#4422是不是一辆真正的冠军车」则是资深车迷们持续议论的主题,由于1978年的四辆A442/A443赛车中,只有其中两辆是原厂车队支持的赛车,而在夺冠之后的数十年来,这个疑问最后是由汽车专家Pierre Abeillon所汇编的文件与证据给出解答,他过去在担任古董车活动Goodwood Festival of Speed评审的时候,借机检阅比对了每一辆Renault-Alpine A442的细节,最后提出了#4422线年冠军车的证据。

Abeillon强调每一辆A442/A443都是全手工打造的耐力赛车,因此每一处焊接点与铆钉固定的细节都会有些许的差异存在,他透过手边大量的原始照片与保存至今的车辆进行比对,注意到踏板附近的铆钉位置是与#4422相符,辩驳了雷诺原厂当初认为#4423才是冠军车的论点。

Sage在数年之后将#4422转售给了收藏家Adrien Maeght,Maeght替这辆车找到了一个完美的住处,让它成为法国穆然(Mougins)汽车博物馆「Musée de l’Automobiliste」的长期展示车辆,这一展就是25年。 接着#4422在2014年再度从Maeght的手中转售给Guikas,他当时替车辆进行了一部分的机械维修,好让引擎可以再度运转。

无论如何,这辆最终被认定为1978年冠军赛车的Renault-Alpine A442,在2021年RM Sotheby’s法国的THE GUIKAS COLLECTION拍卖中被正式刊登出售,拍卖方宣称这是一辆处于时空胶囊状态的车辆,与1978年比赛结束之后几乎没有变化,备有完整的维修零件、备用引擎与证明文书,如果新的买家有意思的线甚至可以随时再回到赛道上进行动态展示。

最终#4422在一场竞争之后以2,255,000欧元的价格顺利成交,虽然这个金额仍没有同场次的1958 Ferrari 250 GT Cabriolet S1 Pininfarina还要更加昂贵(它以惊人的4,420,625欧元成交),但作为一届勒芒冠军赛车,仍然还是有不少藏家愿意花费如此巨额来收藏一辆雷诺在耐力赛事中取得的珍贵历史。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财联社7月17日电,美国财长耶伦将于印度当地时间早上8:50会见印度财长,下午3:30将会见欧盟经济事务专员Gentiloni。

中央政法委书记陈文清出席、国安部部长陈一新主持的大会,三个细节值得关注

周成刚《走向远方:穿越世界的教育寻访》新书上市:对远方的向往,是照亮我们前行的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