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阿拉伯海相望的两巨头

自2015年沙特国王萨勒曼执政以来,沙特与印度在多个领域互联互通进程加快,双边关系驶入快车道。

印度媒体近期热烈讨论“大印度”战略,要将该国地缘战略影响力辐射到周边国家和地区,其中明确指出,沙特是该战略面向的重点国家。

作为隔阿拉伯海相望的一对“巨人”,沙特和印度同怀大国情结,把对方视为本国地缘战略的重要支点。自2015年沙特国王萨勒曼执政以来,在多个领域,沙印两国互联互通进程加快,双边关系驶入快车道。当然,受主、客观因素制约,此间与未来,沙、印两列相向而行的快车亦不乏颠簸乃至开倒车的危险。

为建立与海湾邻国间更紧密的经贸联系,印度在“东向”政策的基础上,于2005年推出“向西看”政策。次年,为减少对美沙同盟的依赖、加强与亚洲新兴经济体的联系,当时的沙特国王阿卜杜拉确立“向东看”政策。

2015年,印度总理莫迪将海湾政策由“向西看”推进为“西联”,通过加大对海湾的投入,使政策切实落实为行动,在保证能源安全的同时,提升印度在海湾的地缘影响力。而萨勒曼继位后,在美国中东地缘战略收缩和美沙关系降温的背景下,沙特继续奉行自主多元外交。为实现国家现代化与经济多元化,2016年沙特推出“2030愿景”,坚定把“向东看”作为实现该愿景的基本政策倾向,并选择印度为该政策实施的八大战略伙伴之一。2016年和2019年,印度总理和沙特王储实现互访,两国签订了增进合作的多份备忘录。

经济合作是沙印战略对接的优先方向。同为二十国集团(G20)成员国,沙印经济体量大、互补性强、合作潜力大。能源合作是沙印经贸关系的支柱,沙特是印度最大的原油供应国(约占其进口总额的20%),也是印度32%液化石油气的供应方,形成了以石油为主轴、以衍生品为辐射的对印出口结构,同时从印度进口粮食、化工产品、钢铁等。

近年来,沙特已跻身印度第四大贸易伙伴。受国际原油价格下跌影响,与2013~2014财年双边贸易额486亿美元的峰值相比,2015~2020年,沙印双边贸易额在250亿~340亿美元区间稳中有升。2021年前三季度,两国贸易经受住了新冠肺炎疫情的考验,贸易额恢复至239.4亿美元,增速高达244%。

2012年,沙特在印投资额仅为2亿美元。由于看好印度发展潜力,近年来沙特视印度为重要的投资目的地,2015年以来,对印投资额呈爆炸式增长。2019年2月,沙特王储表示,未来两年将对印直接投资1000亿美元。在石化、基建、采矿、新能源、科技等众多领域,沙特对印度的投资未来还有很大上行空间。

沙特约有260万印度侨民,他们是沙特最大的外籍群体,多数是劳工。他们既是沙特建设的重要的主力军,也是两国人文交流的重要纽带。

赴麦加朝觐是的五大功修之一,也是沙印民间交往的重要渠道。印度是人口第三多的国家,沙特满足了莫迪政府增加印度赴麦加朝觐人数的请求,印度2019年朝觐人数升至20万人,创下历史新高。

青年与教育交流是沙印人文交流的重要抓手。近年来,沙印青年论坛有序开展。借助印度文化委员会的交流项目,一些沙特学生进入印教育机构学习。他们在印度所学的电子信息等知识服务“2030愿景”恰得其时。

随着松绑娱乐业、赋权女性等现代化进程在沙特推进,沙印人文交流再添亮色。如2018年解禁电影院后,沙特开始引进印度电影。2019年,沙特印度商业网络(SIBN)与印度驻吉达领事馆联合举办印度电影节。沙特改革以来,本国女性还获得了学习瑜伽的机会。这些举措成为沙特民众了解印度文化的窗口,同时也向外界展现了沙特多元、开放的新面貌,并有助于沙特创造更多的商机与就业机会。

此外,在医疗咨询与管理合作、医护人员交流培训的基础上,沙印还开展了“疫情外交”。2021年初,顶着因“沙特拒绝印度劳工入境”而愤愤不平的劳工群体强烈反对的压力,印度仍将数以百万计的疫苗出口沙特。此后,沙特向印度免费提供液态医用氧气报之以李。

2015年以来,在非传统安全合作领域,沙印开拓了新空间,如签署打击毒品贩运、洗钱等跨国犯罪的备忘录,而最重要的当属反恐合作。

海湾地区与印度次大陆都是活动的重灾区,两地存在涉恐人员与资金链的密切联系。印度是“国”“印度圣战士”等组织人员的输出地,沙特等海湾国家是其重要的筹资地、中转地与避难所。

出于安全和塑造“温和”形象需要,沙特加强与印度的安全合作,同时可依托印度对激进活动源头与网络宣传进行追踪的技术。在反恐与引渡问题上达成共识的基础上,2016年,就斩断活动资金链的情报交流,沙印签署谅解备忘录。2019年,两国决定建立国家安全顾问层面的全面安全对话机制,并构建反恐联合工作组。

军事方面,2015年以来,就军需研发与采购、军事人员与专家互访、军校学员培训等,两国也加强了合作。维护印度洋海上安全成为沙印近来合作的重要议题,2019年两国决定尽快举行联合海上军演。沙特的阿尔朱拜勒港和吉达港开始供印度军舰停靠。2019年,印度陆军总司令对沙特进行历史性首次访问,旨在加强两国战略国防合作。沙印在防务合作机制化建设方面也有望取得新进展。

沙印快车以战略对接为车头引领,经济合作、人文交流、安全军事协作分别起到了支撑、润滑和助推的作用,但快车行进过程亦面临多重阻力。

首先,印巴矛盾是沙印关系的不稳定变量。考虑对印战略利益,在克什米尔等问题上,沙特改变了对传统友邦巴基斯坦“一边倒”支持政策,避免选边站队,但沙特的平衡外交不乏挑战。

2020年10月,在纪念成为G20轮值主席国的纪念钞背面地图上,沙特将克什米尔作为独立区域划分出来,这一立场同时招致巴、印不满与愤怒。总部位于沙特的合作组织是巴方展示宗教外交优势的平台,印度欲极力通过获得该组织观察员席位制衡巴方。2019年3月,印度外长作为嘉宾参会致辞,这引致沙巴关系一度紧张。而沙巴间的军事合作也不时刺激印度的敏感神经。

此外,在能源出口便利化、中东热点等方面,沙特亦需巴方支持,沙印如果走得过近对巴方利益构成威胁,不排除巴基斯坦会利用手中筹码制衡沙印关系。

其次,印度超然务实外交制约沙印关系深入发展。中东地缘战略环境复杂,矛盾丛生。为实现国家利益最大化、避免陷入地区冲突泥潭,对中东关键大国,印度谨慎奉行务实主义色彩明显、几乎不提供任何调解建议的平衡外交策略。该策略的鲜明特征可用印度外交国务部长阿克巴尔的“三非一不”概括,即“非介入性”“非评判性”“非指令性”与“不偏袒性”。

比如,面对沙特的地缘战略对手以色列、伊朗,印度巧妙保持着地区平衡者角色。印度与以色列保持着低调而卓有成效的军事、安全合作,印方多次表态,印以关系不会损害印度与阿拉伯世界的关系。但与此同时,在能源进口多元化、反恐、恰巴哈尔港战略走廊建设等方面,伊朗是印度的重要伙伴。

再者,供需稳定性考验沙伊关系。2021年上半年,沙特石油减产造成原油价格上涨,印度因此一度停止进口沙特石油,寻求实现石油进口多元化、减少对沙特石油的依赖和进口。沙特帮助印度抗击疫情展开“氧气外交”后,双方关系才有所缓和。较长时间内,石油贸易将是支撑沙印关系的重要支柱,但这也会导致支柱不固则关系动摇。

除石油贸易可持续性风险外,沙印间其他原有需求未来也难悉数永续。如随着农业自足性的显著提高,沙特将会逐渐削减对印度农产品的进口。沙特是印度第三大侨汇来源国,不仅疫情减少了沙特对印度的劳动力需求,沙特“2030愿景”亦致力于实现劳动力本土化,从长远看,这势必对印沙劳务合作造成冲击。若沙印原有需求减少而新的需求无法及时补足,两国关系的稳定就会面临挑战。

最后,人权问题是沙印关系发展路上的“雷区”。沙特在世界地位举足轻重,印度国内存在印度教徒与的冲突。尽管出于利益大局考量,近年来沙特对印管控地区遭受不公正对待不置一词,但在沙印关系降温或恶化时,宗教问题就会成为激化两国矛盾的潜在因素。

沙特的人权问题也时而遭到印度诟病。卡舒吉事件、以沙特为首的多国联军空袭也门等,导致2019年沙特王储访印之行遭到印度部分民众的。沙特的印度劳工权益保护问题,也考验着双边关系。2019年,沙特未遵守两国引渡嫌疑人的条约,秘密处决两名印度劳工,这被印度政府官员指责为野蛮、不人道的反人类之举。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