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组 2023年国际黑白摄影大奖赛获奖作品公布(风光类)

在本届大赛中,来自巴西的摄影师Érico Hiller与英国摄影师Simon Biddie突出重围夺得全场大奖。摄影师Érico Hiller凭借作品《酸液袭击幸存者(泰姬陵肖像)》荣获2023年度最佳黑白摄影师及2000美金,摄影师Simon Biddie的作品《我的王国》荣获2023年度黑白探索摄影师及1000美金,成绩斐然。

黑白摄影与其传统和永恒价值的联系是毋庸置疑的。自摄影诞生以来,黑白摄影不仅是一种工艺,而且还是主要的艺术,艺术家的创意通过相机镜头转化为不朽的艺术。黑白摄影大奖赛主要面向那些热爱摄影并将其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人。分为专业组和业余组,共设有抽象类、建筑类、概念类、时尚/丽人类、艺术类、风光类、自然类、人体类、新闻摄影类、后期类、人像类、街道类、野生生物类这十三个类别。

▲第一名《尘土飞扬的蹄子:火山骑士传奇》©Mahendra Bakle(印度)

腾格里人在印度尼西亚被称为 布罗莫的骑士,他们在布罗莫火山周围迷人的风景中体现了迷人的文化遗产。他们充满活力的风俗习惯和作为马背向导的角色,为探索火山地形的游客带来了身临其境的体验。这些骑手身着传统服装,奉行根深蒂固的仪式,为游客提供的不仅仅是一次骑行,更是一次与该地区丰富遗产的邂逅。

抽象的希腊文是 αφαίρεση,意思是 去除 或 抽离。这个词通常用于哲学中,指将思想或概念从其具体或感官表象中抽象或分离出来的过程。在艺术中,抽象也可以指将形式或图像还原为基本几何或形式元素的过程,然后将这些元素重新排列和组合,创造出一种新的视觉语言。

这张照片拍摄的是秋末大雨过后的西澳大利亚埃文河。漂浮在水面上的成片泡沫为这张长时间曝光的照片提供了曲线和线条。水的流动与岩石的坚硬和永恒形成了有趣的对比。

今年冬天,我在赫尔布隆纳点(helbronner point)拍摄了这张照片,当时的条件非常恶劣,风速高达70公里/小时,气温为零下32度。

这片土地属于恩古那瓦(Ngunnawal)人,这片水域是恩贡嘎拉(Ngungara),被称为乔治湖。我参加这次比赛的照片有效地传达了我们与环境的持久联系,我们努力利用自然元素,创造更清洁、更灿烂的未来。这标志着我们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迈出了第一步。通过黑白照片,我希望突出湖面上的风力涡轮机,使其成为一个突出的特征。我的照片被选中提交,让我感到自己参与了一件意义重大的事情,我希望它能激发人们思考可持续能源在我们未来的作用。

抽象的希腊文是 αφαίρεση,意思是 去除 或 抽离。这个词通常用于哲学中,指将思想或概念从其具体或感官表象中抽象或分离出来的过程。在艺术中,抽象也可以指将形式或图像还原为基本几何或形式元素的过程,然后将这些元素重新排列和组合,创造出一种新的视觉语言。

这是我2023年1月阿根廷北部之行的系列摄影作品。这里有沙漠和山脉,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色调和独特的日出。普尔马马卡、伊鲁亚、蒂尔卡拉、卡法亚特 ….. 阿塔卡马沙漠附近的大盐滩,靠近玻利维亚。这无疑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旅行者被这里神奇美丽的村庄和善良的人们深深吸引。这里是安第斯山脉的尽头,也是横贯玻利维亚南北的40号公路的终点。沙漠总是给我一种宁静和美丽的感觉。

这是我2023年1月阿根廷北部之行的系列摄影作品。这里有沙漠和山脉,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色调和独特的日出。普尔马马卡、伊鲁亚、蒂尔卡拉、卡法亚特 ….. 阿塔卡马沙漠附近的大盐滩,靠近玻利维亚。这无疑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旅行者被这里神奇美丽的村庄和善良的人们深深吸引。这里是安第斯山脉的尽头,也是横贯玻利维亚南北的40号公路的终点。沙漠总是给我一种宁静和美丽的感觉。

在海的尽头和陆地的起点,潮水在沙滩海岸上翻滚,不断上演着涨潮和落潮的芭蕾舞。在冲浪的边缘,有一条白色的泡沫线。就好像海洋本身也在试图划出自己的清晰界限和边界,以确定自己的霸主地位,但它却在不断变化。海洋一会儿夺取陆地,一会儿又将陆地归还。这张照片的黑白效果特别好。它让我以彩色照片无法表现的方式呈现出云层中的戏剧性细节。更重要的是,我认为我无法像在这张照片中那样将冲浪边缘作为自己的主要拍摄对象。

竹子的叶子和树干一直令我惊叹不已。每当我遇到竹子,就会从它们独特的亚洲精髓中感受到一种舒适和宁静。它们非凡的力量和柔韧性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了捕捉竹子的美,我试图将明暗交织的画面转化为黑白两色。我还在宣纸上印制了这幅作品,以突出宣纸的独特质感。

这张照片描绘的是玻利维亚的绿色泻湖和利坎卡布尔火山。这张照片是我在南美旅行时拍摄的。当我凝视这个泻湖时,我注意到有两个朋友在探索这个地方。两个不同的人,就像可见的山脉一样。

冰岛以强风著称,在冬季,这有助于呈现一些有趣的极简主义图像。这是维克镇高山上的一座小教堂。寒冷、多风、美妙。

死地有时与荒凉、干旱的地貌联系在一起,那里生活条件艰苦,植被稀少。在这样的地貌中矗立着一棵毫无生机的树,这张照片可能是无望和衰败的有力写照。这棵树曾经为人们提供绿荫和保护,如今却象征着退化和衰败。

一棵沙漠橡树在高耸的乌鲁鲁巨石下伸向天空。低视角将这棵树置于场景的自然曲线之中。采用红外线拍摄,使深色树皮与树叶和岩壁形成鲜明对比。

这幅作品于2023年在加利福尼亚州埃尔森特罗拍摄,它既包含了简单构图中的光的力量元素,也包含了反复出现的人的缺失,因此是我的愿景的延续。

南澳大利亚福勒斯湾沙丘。这些重要的沙丘位于福勒斯湾保护公园内,将风吹起的沙子输送到福勒斯湾本身,在每年的繁殖季节,这里是南怀特鲸母鲸和幼鲸的庇护所。

一个充满奇迹的地方。我走过满是泥泞的小路,绕过挡住去路的巨石,但最后纳瓦霍导游指给我一个我独自一人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带我进入了一个新世界。我惊奇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当光线从墙壁上弹射出来时,我的心中永远充满了敬畏……

拍摄于深冬的挪威。我一直在寻找一种简单的极简主义图像,作为一个单色的机会。

这张照片记录了海佛斯的雄伟壮观,拍摄于冰岛一次难忘的旅行中。在下到峡谷底部时,我们目睹了非凡的自然奇观。就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场大雨让我们措手不及,但就在我们结束跋涉之前,雨势减弱,在这幅独特的画面中展现了令人惊叹的光线。我迅速拿出我的设备,将这一神奇的时刻定格在照片中。这张重要照片的拍摄日期是2023年9月2日。

我驱车横跨全国,沿途捕捉美丽的风景影像,但一到犹他州,我就发现了纪念碑谷,它让我屏住了呼吸。我于2023年4月15日从新泽西出发,4月24日抵达犹他州。

Simona能够突出万物的本质和纯粹,通过稀薄的氛围赋予所描绘的形象以神圣感。无论是沉浸在神秘的大自然中,还是被混乱的城市所淹没,她所追求的都是宁静,以及与周围世界的亲密接触。她住在一个小镇上,一年中很多时候雾都会出现在她的日常生活中。因此,她说:雾让一切都变得更加迷人,你可以重新发现自己以为了解的风景的终极本质。

2021年3月26日在加利福尼亚州死亡谷拍摄的橙色长春花图片。它既包含了简单构图中的光的力量元素,也包含了人类存在的反复缺失,从而延续了我的愿景。

死亡谷是一片广袤的不毛之地,这里充满了各种极端现象:酷热、严寒、沙尘暴,而一旦下雨,就会大雨倾盆。在清晨的光线下,我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就是扎布里斯基角。在我拍摄这张照片的那天早上,太阳的光线几乎没有触及加利福尼亚州死亡谷国家公园扎布里斯基角的火炉溪地层顶部。廷比沙肖松尼和纽埃索戈比亚祖先的家园。

在这个寒冷的早晨,攀登之路异常艰难。到达斯凯岛上的斯托尔时,阴森的云层在平原上翻滚。这一奇观只持续了几分钟。你可以真切地感受到大自然的力量。这就是风光摄影。云层让整个场景充满了阴森恐怖的动感。斯托尔就在中间。不可动摇,坚如磐石。对我来说,它就是苏格兰的灵魂。

▲优秀奖《锡比利尼山国家公园》©Francesco Russo(意大利)

这里是意大利的锡比利尼山国家公园。这里因七月的鲜花而闻名于世,鲜花将整个山谷装扮得五彩缤纷。但在冬季,这里也会呈现出壮丽的景色。

在新疆库姆塔格沙漠,一位年轻女子正在穿越一座小沙丘。光线很强,身体很热。

清晨,在法国的一个海滨小镇,我看到这个人走在那个地方……那一刻,我觉得仿佛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因此,这张照片就叫 《孤独》。

怀俄明州七月的日出很早,这意味着闹铃很早,早晨在黑暗中也很冷。有很多应用软件可以预报各种情况,但没有什么可以帮助您偶然发现一棵树,这棵树决定自己生长在一片开阔地上,而它身后的森林则是一个完美的缺口。晨雾增添了自然的分隔感,柔和的光线为这一场景画上了完美的句号,我想即使我再回到这个地方一千次,也不会再遇到这样的场景了。为一张照片做了如此多的准备工作,大自然却提醒你谁才是舞台的主角。

冰岛是著名的冰与火之国,但它也有不为人知的宝藏,尤其是在隆冬时节。我发现这些木棍整齐地堆放在一起,就等着春天来临时用来做栅栏。

这张照片拍摄于挪威罗弗敦群岛的仲夏夜凌晨1点左右。此时,太阳还没有落到地平线以下,天确实会亮一整天。幸运的是,在众多渔村中,我还能看到当地下起了阵雨。

这张照片是我在前往波兰塔特拉山的Morskie Oko途中拍摄的。当时我乘坐在一辆马车上,我决定使用慢速快门。这张照片中的动感是由途中马匹的自然节奏和运动产生的。

这张照片是我在家乡附近拍摄的。这是一张转换成黑白的红外照片。照片拍摄于白天,但光线非常适合红外摄影。

▲优秀奖《独一无二的多洛米蒂》©Isabella Michielin(意大利)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地方,这就是我的地方。在一个寒冷的冬日,风很大,但光线很好。独自一人来到山中,让我真正明白,在巨大的自然力量面前,我们是多么渺小和无助。

对我来说,这是世界上最神奇、最令人惊叹的地方之一。近距离观赏,等待完美的浪花,也是一种收获。

一艘废弃的渔船停靠在邓杰内斯(Dungeness),一个有些破旧的棚子为这一景象提供了框架。多年前,该地区的商业捕鱼活动已经停止,许多传统的木船也随之逐渐腐烂。

卢旺达位于非洲中部,面积约1万平方英里。多山的地貌为卢旺达赢得了 千山之国 的美誉。

怀马卡里里河是新西兰南岛东海岸坎特伯雷最大的河流之一。辫状河流不断变化,洪水和融雪会改变河流的流量和走向。

▲优秀奖《风暴来袭时的泰顿山脉西侧》©Raymond Salani III(美国)

为了拍摄这张照片,我徒步登上了弗雷德山的山顶。我觉得即将到来的暴风雨用黑白照片会更好看。

这张照片是在挪威罗弗敦群岛的一场暴风雪中拍摄的。暴风雪非常猛烈,你只能看到极少的地形轮廓,有时你会有一种站在白色世界中的感觉。

在过去的12个月里,我一直致力于拍摄极简主义的黑白风景照片。这一天,我在一个寒冷的清晨(早上5点)黎明时分起床,当时风暴前锋正从南面穿过海洋。在远处,我看到地平线上有一艘游艇。我等了几分钟,让游艇在正中央。游艇后来消失在风暴云中。

我比平时起得晚了一些,发现暴风雨的乌云正在头顶聚集。我把车开到离我平时拍摄地不远的岬角。我爬上山坡,看到阳光透过云层。与此同时,一艘船出现在视野中。我等了一会儿,等着小船被暴风雨的阳光照亮。我知道我找到了特别的东西。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