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奇迹:他在8000米海拔被当尸体遗弃独自求生成功

这个男人,本该是珠峰上一具不化的尸体,如同著名的”绿靴子“。因为,他全身冻僵,昏迷在海拔8000多米的珠峰南坳中,两次被同伴抛弃。

男人叫贝克·韦瑟斯,美国德州人,一个目标登顶七大峰的登山爱好者。为了登顶珠峰,他花了65000美元,加入了一个名为“探险顾问”的商业登山队。领队是新西兰人罗布·霍尔,他是一位资深的登山者,已经五次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是当时世界上除了夏尔巴人以外登顶次数最多的人。

团队一共11个人,一个领队、两个向导和八个队员,队员中包括贝克·韦瑟斯、美国邮政工人道格·汉森、加拿大医生斯图尔特·哈奇森、日本女登山家难波康子等。

6月10日那天凌晨,团队从海拔7950米的四号营地出发了,个个精神饱满。因为天气晴朗,一共有四支登山队(三支南坡,一支北坡)不约而同选择了这一天攻顶。

谁也想不到,这一天,居然是珠峰史上最悲惨的一天。由于登山人数过多,很多人挤在陡峭的希拉里台阶,排队用绳索攀登,耽误了时间和宝贵的氧气,加上一场猛烈的风暴,多达17名登山者被困在山顶,最终造成八人罹难,是史上单日内珠峰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被登山界命名为“1996年珠峰事故”。

他做过矫正近视的角膜切开术,进入8000米的海拔高度后,因高海拔和过度暴露于紫外线辐射的影响,几乎完全失明。领队霍尔果断决定禁止韦瑟斯继续攻顶,让他停留在路边,等他们返回时再来接他。

几个小时内,陆续有其他攻顶成功的人下山,建议他一起回营地,但他拒绝了,像承诺的那样等着霍尔。

登顶珠峰有个严格的规矩:下午两点前必须下山,因为山顶下午会刮风雪。那天的霍尔却心慈手软,破坏了这个规矩,他尽全力扶着身体不佳的道格·汉森登了顶,拖延到三点多才开始下山,汉森严重缺氧动弹不得,蜷缩在南峰下面。霍尔不想放弃汉森,选择留在原地陪同他。两人都没能熬过晚上。

下午,天气变了,一场特大风暴袭来,四周白茫茫一片,找不到营地的方向,几个团队的登山者在南坳迷了路。混乱中,“探险顾问”队的向导哈里斯带着氧气瓶,独自上山救援霍尔和道格,但他也没能回来。

眼看天黑了,这群疲惫的登山者,只能在露天度过一个可怕的夜晚。要知道,这是被称为“死亡高度”的海拔8000米以上区域,体温过低、缺氧会让人的大脑变得神志不清,一旦倒下就再也醒不来。

另一支登山队的俄罗斯向导救援了几个人回到四号营地,但韦瑟斯和难波康子两人却倒在地上被冻僵,无法走动。

第二天早上,风暴渐止,“探险顾问”队里的加拿大医生哈奇森在三名夏尔巴人的帮助下,外出寻找失踪的队员。

首先找到的是难波康子,已经毫无知觉。医生从她脸上剥下一层冰壳,发现她的皮肤变得瓷白透明,眼睛睁得大大的。她已经彻底没救了。

接着找到的是韦瑟斯,他的身体已经被雪埋了一部分,医生看到他被冰雪覆盖的脸,僵硬的右臂冻结在他的头顶,断定他“虽然在呼吸,但和死了没什么区别”,就像无数倒下的登山者一样。

攀登珠峰的登山者,有一个看似残酷的约定:对于没有生命希望的人,会放弃救援,让他留在原地,成为山的一部分。因为,在那么高的海拔,别说背人下山,就连说话、思考都要耗费宝贵的氧气和精力。迄今,已有300具尸体长眠于珠峰。

一个人能从低温昏迷中苏醒,几乎是百万分之一的概率。他的视力恢复了一些,努力找准方向,踉踉跄跄往山下走。

当他鬼魅一般走进四号营地时,所有人都无法相信眼前这个人是“已死”的贝克·韦瑟斯。

“这个人没有脸,”一位登山者后来回忆道。“它完全是黑色的,纯黑色的,就像他身上有一层硬壳一样。”

谁也没想到韦瑟斯能活下来,但这里并不安全,大家都假设他熬不过去。他在帐篷里又度过了一个寒冷的夜晚,不能吃喝,也不能用睡袋裹紧自己。

5月12日一早,队友惊奇地发现他仍然活着,而且精神不错。大家扶着他下山,终于走到了海拔6400米的2号营地,一架直升机冒险接走了他,这也是直升机救援的最高海拔。

医院里,医生对死而复生的韦瑟斯进行了大面积的手术。他的鼻子被截掉,用耳朵和前额的组织重建了一个。右臂在肘部和手腕之间被截肢,左手的手指以及双脚的一部分被截肢。

韦瑟斯奇迹般地活了下来,意外的是,他濒死的经历挽救了他的婚姻,原本打算和他离婚的妻子对他被抛弃感到很愤怒,选择不和他离婚,而是照顾他一辈子。

今天,贝克·韦瑟斯已经退出了登山运动,尽管他再也无法实现“攀登七大峰”的壮举,但他仍然对自己的选择没有后悔,保持着乐观的性格。

我很喜欢一个网友的回答;你不如问人为什么要看日出?为什么去追寻爱情?为什么要欣赏艺术?都是在追求一种生命的体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