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迪家族竞选总统挑战拜登筹款已破千万!特朗普的梦幻搭档来了?

如果要说美国政坛最有权势的家族,相信大家都会提到肯尼迪家族。肯尼迪家族在积累了足够财富后也想在政坛大展身手,最后培养出美国的第35任总统约翰肯尼迪(JFK),他的弟弟罗伯特肯尼迪(RFK)担任过司法部长。

而超过半个世纪后,肯尼迪家族又有的再次当选总统希望。RFK的儿子小罗伯特F肯尼迪正式参与2024年的美国总统大选,要和拜登争夺的候选人资格。

肯尼迪家族的传统规则始终是团结一致,无论如何都要相互支持。按理说,小罗伯特的竞选之路应该得到家族的力挺,但他非但没有得到支持,还遭受了来自家族成员的抨击。

上个月, JFK唯一的孙子,30岁的杰克施洛斯伯格(Jack Schlossberg)在社交媒体发布了一条短视频,罕见抨击了自己的亲叔叔小罗伯特。“他利用卡米洛特(Camelot:指JFK的政府)、名人、阴谋论和冲突来换取个人利益和名誉。”“我听过他的话。我认识他。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认为他应该当总统。我所知道的是,他的候选资格令人尴尬。”

批自家叔叔就算了,杰克还表达了对拜登对支持,表示拜登才继承了肯尼迪的遗产,符合自己的价值观。他说拜登“对美国的看法与我祖父的看法大致相同”,并认为拜登可能是他一生中最伟大的总统。

施洛斯伯格是现任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卡罗琳肯尼迪最小的孩子,一直保持相当低调。与大家族中的各种志向远大的成员不同,施洛斯伯格基本上远离公众视线。最近一次高调公开亮相,是2020年和妈妈一起在全国代表大会上为拜登背书。

当时他的亮相让很多人眼前一亮,原来肯尼迪家族的这位孙子辈,都已经长成大帅哥了。

施洛斯伯格这次能直接出来抨击表叔,也是相当令人震惊和意外。杰克表示,他没有先咨询家人的意见,并补充说发布这段视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对杰克来说,小罗伯特向拜登发起的提名挑战只是一个“虚荣工程”,玷污了他祖父及其传奇家族的遗产。也许这都是因为小罗伯特自己的那些阴谋论发言。

上个月,小罗伯特在纽约的一次晚宴上称新冠病毒Covid-19是针对某些族裔群体而设计的,“旨在攻击白人和黑人”。他说“有一种观点认为它是针对种族的。Covid-19对某些种族的攻击不成比例。免疫力最强的人是德系犹太人和中国人。”他还指控中国开发病毒作为生物武器。

这场晚宴是非公开的,但是小罗伯特的言论被拍了下来,在被《》报道后引起轩然,外界指控小罗伯特这是种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白宫发言人皮埃尔也出面指责这种说法是错误、卑鄙的。“想想这些言论所产生的种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阴谋论,他们会把我们的美国同胞置于危险之中。这是对我们同胞、美国同胞的攻击。”

对于这样的反智发言,肯尼迪家族的成员也是非常头疼,纷纷出来表示自己压根不同意。他的妹妹,罗伯特肯尼迪人权组织主席克里肯尼迪(Kerry Kennedy)在社交媒体写道,“我强烈谴责我哥上周发表的关于新冠病毒是针对种族目标而设计的这一令人遗憾和不实的言论,他的言论并不代表我的信念,也不代表罗伯特F肯尼迪人权组织的立场,我们拥有50多年保护权利和反对种族主义和一切形式歧视的历史。”

小罗伯特的另一个妹妹罗里肯尼迪在给《卫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明了反对哥哥的立场,并表示家族成员也都一致这样认为。“我对我哥哥最近关于新冠病毒和种族目标的观点的看法与我的兄弟乔、妹妹克里和侄子乔三世非常一致——我很钦佩他们都公开反对他。世界上存在着大量的仇恨,而像小罗伯特这样的言论只会助长这种仇恨。这种散布阴谋论不仅制造更多分歧,实际上还使人们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小罗伯特的侄子,现任美国驻北爱尔兰特使乔肯尼迪三世在推特上是写道:“我叔叔的言论是伤害性的,也是错误的。我明确谴责他的言论。”

小罗伯特的竞选团队也不得不出面,代表他否认这种阴谋论,在一份声明中他们试图澄清:“《纽约邮报》的报道是错误的。我从来没有暗示过 Covid-19病毒是为了‘饶恕犹太人’而设计的,我明确拒绝这种令人厌恶和古怪的阴谋论,《纽约邮报》记者乔恩莱文利用这次不公开的谈话来抹黑我为反犹太主义者。这种愤世嫉俗的做法与主流媒体的做法是一致的,即抹黑我是一个怪人,并联合起来抹黑对真正腐败和勾结的揭露。”

但是在小罗伯特用个人电子信箱发给《卫报》的邮件中却引用了一条链接,其中包含有关针对种族的生物武器合理性的新闻文章。还有英国医学会的一篇研究论文,该论文指出,基于基因差异,“流氓科学家”可以开发针对某些种族群体的生物武器。

除了病毒的阴谋论,多年来,小罗伯特还一直将自己打造成疫苗抵抗运动的拥护者,宣扬有关疫苗接种危险的虚假断言,并一度将新冠疫苗称为“有史以来最致命的疫苗”。

他曾表示,安妮弗兰克在大屠杀期间比被迫接种疫苗的美国人拥有更多的自由,虽然他后来为此道了歉。(安妮弗兰克是二战犹太人大屠杀中最著名的受害者之一,为了躲避纳粹的迫害,安妮一家藏在安妮的父亲奥托法兰克工作的大楼书柜后方的一些隐蔽的房间之中,长达近两年,但最终还是被纳粹抓获,而安妮年仅15岁就死在了集中营。)

他还写了一本书攻击福奇医生。此外,他在6月曾宣称自己每天“与死人交谈”,但后来又撤回了这一说法。

对这些言论肯定也很恼火,全国委员会主席海梅哈里森在推文中表示:“这些言论令人深感不安,我想明确表示,它们并不代表的观点。”

美国媒体称小罗伯特已经成为他的许多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侄女和侄子们深感痛苦的根源,这正在考验曾经被称为美国政坛皇室的家族纽带。

总体而言,他的亲戚不希望他参选,不支持他的竞选活动,鄙视他的阴谋论,而且几乎普遍钦佩拜登。

肯尼迪家族表示,他们在许多问题上不同意小罗伯特的观点,特别是他强烈的反疫苗立场,但他们关心他,不想看到他受到伤害,并且认为公开批评他没有帮助。小罗伯特的妹妹考特尼肯尼迪希尔说:“我深爱我的兄弟,虽然我在许多问题和理论上不同意他的观点,但我不想打击他,他为很多很多人做了很多好事。”考特尼列举了小罗伯特之前作为环境律师的工作,帮助清理了哈德逊河,以及他为那些与毒瘾作斗争的人所做的倡导。“我只是不想让所有这些都迷失在他更具争议性的言论和观点的漩涡中。”

爱德华肯尼迪的长期助手吉姆曼利说:“肯尼迪家族一直试图将事情保留在家族内部,事实上,一些成员,他的一些表兄弟,开始公开发言,对我来说,这表明他们对他的言论和行为感到多么不安。”

而疫苗和病毒并不是争议的唯一根源,小罗伯特还公开反对对乌克兰的援助,指责拜登政府在战争问题上向公众撒谎,并暗示美国领导人将乌克兰推入与俄罗斯的冲突。“这是他们摧毁俄罗斯等任何美帝国主义扩张的国家的战略宏伟计划的一部分。”

福克斯新闻记者,小罗伯特的弟弟道格拉斯肯尼迪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不同意他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观点,我与他就此进行了多次对话,但我对他没有给予更多支持感到失望。”

尽管如此,他还是对哥哥质疑“传统智慧”的倾向表示理解。“我认为我的大多数家庭成员都不同意小罗伯特的观点,但我也相信,特别是我们的家族、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从小就对权威持怀疑态度。”

在今年4月,小罗伯特在波士顿宣布将角逐2024。他选择波士顿作为自己的发布会地点,不仅因为他小时候在这里度过的时光,还因为马萨诸塞州是肯尼迪家族的故乡。

这里的高层人士,其中许多人至少曾为一位肯尼迪工作过,有的人与肯尼迪家族关系密切,他们公开和私下嘲笑小罗伯特,认为这是肯尼迪家族的耻辱,因为小罗伯特的观点与他们的价值观不一致。而他的集会也没有吸引该州主要的人。

波士顿顾问玛丽安妮马什 (Mary Anne Marsh) 表示:“这对肯尼迪家族的长期服务和政治成功是一种损害,而且与他们所代表的一切背道而驰。小罗伯特肯尼迪参与的运动不是运动,无论大写“D”还是小写“d”。这看起来更像是一种削弱的努力。”

虽然小罗伯特是作为总统参选人竞选,但主要赢得的却是保守派的支持。在昆尼皮亚克大学最近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中,小罗伯特在共和党人中的好感度仍然很高,可能的共和党选民对他的支持率超过了二比一。

然而,民意调查显示小罗伯特在人中的好感度却恰恰相反,并且持续下降。可能的选民对他持负面看法,比例超过二比一。他在中的净好感度为负26%,较一个月前的净负15个百分点有所下降。

更有趣的是,支持小罗伯特的两个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筹集的1050万美元中,大约有一半来自一位此前支持特朗普的捐助者。

特朗普的前顾问班农甚至还认为如果小罗伯特来担任特朗普的竞选搭档,可能会导致“大规模压倒性胜利”。特朗普的另一位盟友罗杰斯通(Roger Stone) 在四月份就将特朗普肯尼迪的潜在选票称为 “梦想选票”。

半个世纪以来,拜登与肯尼迪家族的关系一直很密切。直到今天,拜登每年都会在小罗伯特的母亲埃塞尔肯尼迪生日那天给她打电话。据道格拉斯肯尼迪说,几十年来,拜登每年都会出席两到三次家族活动。

一直以来,拜登对肯尼迪家族怀有深切敬意,并以JFK的倡议为蓝本制定了他的“癌症登月计划”。他还任命了多位肯尼迪家族成员担任要职,其中包括驻奥地利大使维多利亚雷吉肯尼迪(Victoria Reggie Kennedy);劳工部高级官员凯瑟琳肯尼迪汤森 (Kathleen Kennedy Townsend);驻澳大利亚大使卡罗琳肯尼迪和驻北爱尔兰特使乔肯尼迪三世。

考特尼肯尼迪希尔 (Courtney Kennedy Hill) 回忆说,2019 年她的女儿西尔莎因吸毒过量去世时,拜登是多么“异常友善、体贴和有价值” 。

小罗伯特的弟弟道格拉斯肯尼迪说:“我们家里的每个人都爱乔拜登,他对我的母亲非常好,我认为他对我父亲的爱可能和过去50年来担任这一职位的任何人一样真诚。” 道格拉斯也表示,和拜登的私人关系也影响这家族成员对小罗伯特竞选的感受和看法。

没有哪个美国政治世家比肯尼迪家族更熟悉服务、牺牲和丑闻,但肯尼迪家族似乎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难题,许多家庭成员不想与小罗伯特看似注定失败的竞选有任何关系。

家族是磐石,团结就是准则。这是肯尼迪家族一直以来的传统,但现在在小罗伯特的竞选刚刚起步,就已经在家族内部受到考验。但考特尼肯尼迪希尔预测,无论如何,这个家族都会度过难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