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家眷的东京奥运会:运动员吐槽“寂寞”有人因没观众退赛

今年的东京奥运会和往年有很大不同的是:没有观众,甚至是运动员的家眷们也不能到现场观赛。运动员们将面对空荡荡的看台,而他们的家人则将坐在电视前隔空观赛。孤独待在奥运村的不少运动员“吐槽”:太寂寞了。

受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的绝大多数场馆都不允许本地或外国观众进入,因此许多运动员将独自完成比赛、独自在奥运村生活。

美国田径运动员梅森·芬利只能一直待在奥运村靠玩游戏打发时光,他怀孕的妻子和两条狗在家等着他。孤单的梅森无奈表示,“我只是想在奥运村里有点娱乐。”

据报道,由于运动员们都习惯了观众,至少是有家人和熟悉的朋友到现场支持,没有观众的奥运会令许多运动员都感到难以适应。

体操全能冠军西蒙·拜尔斯谈到,有点担心没有观众在现场,自己是否可以正常发挥。美国游泳队15岁的运动员凯蒂·格莱姆斯表示,家人不出现在看台上非常“奇怪”。

在奥运会上感到高度紧张,是许多运动员都经历过的。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美国队当时最年轻的运动员凯蒂·霍夫由于神经过于紧张,第一场比赛中在泳池甲板上呕吐。

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上,19岁的迈克尔·菲尔普斯赢得他的第一块奥运金牌后,穿过游泳池附近的铁丝网,伸手去抓住母亲的手,仍让许多人记忆犹新。

奥运会1500米卫冕冠军森特罗维茨称:“在人群中看到我的家人、听到他们的声音,能让我感到有点安慰”。

这届奥运会上,许多运动员家人将不得不在电视、手机上看比赛。运动员也只能用电话、短信或者视频联系家人。

一些运动员的家人会在家里举办派对观看比赛。荷兰游泳运动员基拉·图森特的母亲将在电视前守候她,她的母亲约兰达·德·罗弗曾是1984年奥运会游泳金牌得主。

即使是看比赛直播,也让南非游泳运动员查德·勒·克洛斯感到了苦恼,因为他的比赛在南非播出时间正是凌晨3点,他家人为了看直播,正在飞往美国。

美国著名体操运动员西蒙·拜尔斯的外婆内莉将一个人在家里观看比赛,内莉认为东京奥运会不让家人到场的规定不太合理,她认为东京只要有容纳12000个座位的场馆,就可以保持足够社交距离,让观众入场。

据法国媒体France24报道,有运动员因为没有观众到场选择退赛。澳大利亚网球选手基尔吉奥斯决定退赛,把机会让给其他想出战的运动员。他在社交媒体上说:“在空荡荡的体育场里打球并不适合我。”

但是也有部分运动员表示没有观众并不会影响到参赛状态,菲律宾赛艇运动员克里斯·尼瓦雷斯表示虽然没有观众,但他会回想家人与粉丝为自己加油的场景。

不少在疫情期间经历训练和比赛的运动员则习惯了空荡荡的体育场馆。新西兰奥委会团队心理学家凯莉·威尔逊认为:“运动员们能够在没有观众的情况下发挥自己的最好水平。”

五枚奥运会游泳金牌得主凯蒂·莱德基鼓励运动员们团结起来,不要受到影响:“虽然这是一场电视前的奥运会,但全世界每个人都能收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